Oh my sweetie.

离去之原

1. 

亲爱的,我想问的是

你是不是还有话对我说?

2.

可能是习惯了远行的原因。没有惊惧,但却有些微的恍惚。

“回想起来,那无论怎么看也是刺。人生中最致命的刺,或许就是那样。就算被刺中,也没有知觉......等注意到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”

某种事情在等待着我。

“因为,你不断地离开.....”

3.

总为小事受挫。因为,你不在我身边啊。

4.

“那么你希望的我对你好究竟是什么样子?”

只能用玩笑的方法。很轻松地坦白心酸。像发梢那么细碎的情绪。我不是说了么,你什么也不懂。

5.

天选之人啊。

斯嘉丽痴迷艾希礼。龙少忘不了lzx。

怎么办,就算是诅咒...

龙:

来信收悉。觉得非常触动。

我头一次意识到这样的问题。 性取向不仅仅是标签,而每个细胞中基因的一段。你的每个发问都有几乎是触目惊心的冲击力。

刘瑜说,看破一切,无非是一种智力上的虚荣……

我们何尝不是呢?虚荣?坚持独立,执着于小众,不看热映的电影,厌恶谈论热门话题。

就像草履虫似的……我们气喘吁吁地 逃往没有糖分的一边。

而那究竟有什么可以被引以为骄傲之处。我的意思是,假如价值不是先验的。它并不是天生应当如此,它是由人类社会协商、制定、遵循的。

这一切,不过是低劣的文字游戏罢了。

我或许要矫情地说……少数派的事实或许是刀,但它不仅仅是割破你的身体,它做的事情是塑造你。

至...

我不知该如何告别……

看三毛的散文,年轻时满不在乎地说只要能“为了自己活”,去死也没有所谓,还爱和学生开玩笑说,我总是要死的,记得烧一本红楼梦来。荷西去了以后,她却哭着疯着被逼着活下去,写给父母的家书里,不知道是安慰谁地喃喃说“我还是个富足的人”。心里真是一扯一扯地发痛。

你最后还是去了。你的荷西,你的父母,他们如今一定在“超越时空的地方”,张开手臂,“温柔平和地”迎你入永恒,而你也“没有回顾地狂奔过去”了吧?

看完啦!
表白徐少!!!
徐笑天就像是每个人高中班上都会遇到的那种男孩子,贫嘴流氓,带着点讨喜的痞气,凝视谁的时候总是一脸认真,在哥们朋友里大笑完了之后表情又像是若有所思。

哎呀呀。深情刀,刀刀取人性命呀。

1 / 89

© Fructose | Powered by LOFTER